快捷导航
切换风格

默认灰蓝 咖啡色 红色 淡黄 紫色 黄色 淡绿 蓝色 青色

内容详情

张家口50多年之前的奇葩茶社

松带宣高支 Lv.1

4 天前 | 只看作者
崔正侠

50多年之前,张家口的茶社大巨细小不下十几家。这些茶社有的光卖茶,叫“清茶社”。更多的茶社是要放一些“玩意儿”:说书的、唱曲儿、说相声的、唱崩崩戏(原为东北二人转的俗称,后成长为评剧,俗称“崩崩”)的……。这类茶社叫:“书茶社”。还有的茶社虽然没有这些“玩意儿”,可是有一些玩鸟的天天来“叫阵”,这类茶社,人们叫它“叫鸟的茶社”。

1924年,张家口发洪流今后,北市场自然构成,那时叫姑且市场。做买卖的、摆小吃食摊的、说书唱曲的、变戏法摔跤的都聚集在这里,茶社也应运而生了。北市场较为著名的茶社有以下几家:

瑞兰轩 这是广安菜铺一个名叫刘玉的厨子开的,地址在北市场东北角,有十间屋子大。开张后光卖茶水,买卖冷冷僻清。茶社有两个伙计,一个叫张金兰,一个叫孙庆云,都是内行。他俩给刘玉出主张:光卖茶上不了座,得放点“玩意儿”招揽人。那时张家口说书的不太多,只要赵文鹏、刘玉发。张金兰就想到我,我那时在北市场租了间屋子算卦,叫“悟一馆”。平常没事爱看杂书,什么“三国”、“两晋”、“工具汉”、“水浒”、“聊斋”、“济公传”、“子不语”、“夜雨秋灯”,“野叟课窗奇闻”,以及那时流行的一些武侠小说,差不多都看过。早晨没事爱跟他人闲谈。张金兰听我说得挺有味,就找我商量,我对他讲:为了给茶社揽些座,说书却是可以,但咱是个外行,不能跟人家要钱。张金兰那时支枝梧吾地说:“行!”越日便贴出了海报:“特约票友崔正侠说《聊斋》”。头一天我说了两个多钟头,听书的人还很多。在我说的中心,张金兰拿了3个小簸箩对茶座说:“人家师长是票友,不要钱;我们伙计可是指这吃的,找个零花钱!”却也收了很多大铜板。散了场,茶座听众们都说我讲得细致,听着清楚、大白,问我明天什么时候来?还要接着往下听。我说:“明天还是这个时候来!”我刚回抵家里,张金兰提着钱口袋来了,往桌上一放说:“崔师长,这是明天打下来的钱”。我赶紧辞让道:“这是你们的零钱,我不能要!”张金兰说:“话虽这么说,可您白尽义务,拿什么吃饭呀?”他硬是把这钱给了我。我在“瑞兰轩”茶社里连说了3天,头一天20多人,第二天40多人,第三天就有100多人啦!三炮全打响了,好多熟人就劝我说下去,正式免费表演。我也感觉人家伙计打钱全给我分歧适。因而从第四天,就把海报上“票友”二字取消,按说书的规矩打钱,与茶社二八下帐,茶座也很兴奋,说:“这回崔师长的书能说长啦!”今后,我就弃卦说书。提起我说书的事真该感激这座“瑞兰轩”茶社。

贾三茶社 贾三名叫贾德臣,行三。这人酷好武术,18般兵器他全会练。平昔结交的也是一些武术里手。他的茶社里面有一块空地,安置了一个把势场子。那时下堡的“花枪刘”,上堡的柳大有,以及黄国标、李世同,还有张玉山、张宝臣、张宝忠父子,都曾前后在这里撂地摊卖艺。这些练把势的为“贾三茶社”招揽了很多茶座。

“花枪刘”,名叫刘连山,擅长花枪。他有4个闺女和1个儿子。大闺女小京,是北京生的,会练刀;二闺女小河,是河南生的,会练枪;三闺女小丰,是丰台生的,会练三节棍;四闺女小营,是营口生的,会练剑。儿子小杭州,是杭州生的,会练拳。每当“花枪刘”父女们打场子卖艺时,总有2小我前来恭维。这人名叫罗汉三,山西太谷人,家住堡子里,是一家银号的店主。罗汉三那时有60多岁,很有钱,又酷好武术,他在屋子里能耍七节鞭。罗汉三与“花枪刘”友谊很好,经常请他们到饭馆吃饭。天天他提着一个钱袋来到把势场子。“花枪刘”一要钱的时辰,他就从袋子里抓出大把铜钱往场子里扔,这叫“恭维”。

张玉山是卖膏药的,这人的弹弓打得好,他可以站在房上打地下茶壶盖上放着的小泥蛋。他有两个儿子城市练武。一个叫张宝臣,一个叫张宝忠。张宝臣练的是软功夫,刀、枪、剑、棍、拳都行,出格是剑练得好!张宝忠练的是硬功夫,能耍240斤重的大刀。后来这人到北京天桥很著名声。

除此之外,还有两个练把势的,一个叫黄国标,他的绝活是“铁尺拍肋”;一个叫李世同,这人功夫可以,大枪练得好,但吃亏的地方在于:他是个光会练不会说的“傻把子”,所以直到死既没“响”,也没挣过大钱。

贾跛子茶社 贾跛子是贾三的年老,名叫贾德秋。这座茶社在贾三茶社的前面,门脸朝北。评书艺人刘玉发常在这里说书,茶社地方挺阔气,可以上座。他善说的书是《施公案》,身手虽不高,但很长于逢迎小市民的低级兴趣,所以专有一些书座来捧他的场,茶社里天天满满当当的人,营业支出甚丰。

马四茶社 这是一个席棚茶社,里面地方出格大。茶社里专门放小戏儿。那时有一莳花落子,又叫崩崩戏,只要三四小我表演,人们管它叫“半班戏”。唱戏的大都是一些年轻的女孩子,有些人特地为看这些女孩子花枝招展,打情骂俏。马四茶社的茶座比别处分外多,支出也可观。

卢三茶社 这也是一座大茶社,在北市场的北头。掌柜的卢三,本人是个“白化”,晚间茶社里聚众兴赌,他从中“抽头”,这笔支出挺大,所以卖不卖茶对他来说是无所谓的。茶社里也放些玩意儿,但那只不外是为开赌局保护而已。后来,这座卢三茶社迁移到桥西“一支船”大街,照旧袭用原名。

卢三茶社的里面也有一块不小的空地,经常耍放把势场子,摔跤名手洪力厚、金合座、金满库等人常在这里撂摊。30年月,奉系军阀中的刘翼飞为察哈尔省主席,这人吃喝玩乐样样精通,一次,他想看点玩意儿,命人将摔跤的洪力厚等人以及变戏法的龚傻子,还有几个唱小戏的叫进衙门。并让来人告诉洪力厚,如果他真有功夫,赏他大洋一千块。洪力厚这小我个儿大,块儿大,脸大,脑壳大,身材魁梧,在张家口摔跤坐第一把交椅,刘翼飞正是慕其名而特地召他进衙的。可是这一回洪力厚却不敢去,由于他刚闹了一场伤寒,身子骨很虚弱。但是上命派遣,又不敢不去,他便与金合座、金满库兄弟等人商量,说,“衙门点名要看我,我病恰好,摔不了跤。这回哥们捧捧我,好歹把1000返来,我只要一点小份,其他的大伙分,你们看行不可?”满库那时便爽利地答言道:“洪年老,你安心,我们弟兄哪能不捧你呀?”众人商量好了今后,到了日子便进了省政府衙门,刘翼飞与一些官员们都出来旁观。临上场前,洪力厚还不安心,又叮嘱道:“哥儿们可得捧我,我如果栽了,赏钱可就见不着啦!”金满库一笑:“年老安心吧!”言罢,洪力厚与金满库上了场,没有三巴两下,金满库便将洪力厚扔了个大跟斗!洪力厚爬起来,静静对金满库说:“兄弟,适才我们是怎样说的!”金满库说:“看这回的!”这回比上回更愉快,三招两晃又把洪力厚扔在地上,金满库接连摔了洪力厚三跤!本来金满库嘴上答应捧洪力厚,心里却还有筹算,他想:“把你摔个标致,1000块就全归我一小我,谁跟你们大伙分!”不外,金满库的算盘也打错了。刘翼飞一拍桌子,站起来骂道:“人们都把洪力厚吹得神乎其神,满是假话!这些江湖艺人,没一个好工具!全给我滚!”衙役过来连推带搡把洪力厚、金氏兄弟以及众人轰出了衙门,一个赏钱也没给。洪力厚今后转成夹气伤寒,没几多日子便死去了!

一品香茶社 地址就在现今新新戏院,用席棚搭的茶社,掌柜的叫高桂全。里面地方挺大,放的茶座多,我在那边说过书。这席棚茶社炎天好,冬季一冷可就不可了。后来,新新戏院要开工,将高桂全搭棚买席、买木料所花的钱原数给了他,占据了那块地方。

宋家茶社 本来是一个姓霍的人开的,叫“霍家茶社”,是个老字号。后来,姓霍的年数大了,他熟悉那时的中医孙华堂,托孙给找个合适的主儿,把茶社让进来。成果卖给一个叫宋怀善的人,这人原是卖烟叶的,为人很老实。宋怀善接过来,更名为“宋家茶社”,也在里面放些说书的,因地方狭窄,放不下几多人,支出很有限。

赵家茶社 是赵文鹏开的。他自己就是一位小口大鼓的艺人,在艺术上还真有两下子,口齿智慧,字咬得真,擅长说的书目是《前后七国》。他一说书场场满座。茶社里有一盘大炕,连炕上都挤满了人。后来,赵文鹏染上了吸雅片的嗜好,书也说不了啦,茶社也开张了。他的晚景是很惨痛的,听说他有一个女儿,叫赵玉洪,因生活所迫,也漂泊到烟花巷中。

北市场兴起后,那时的怡安公司又开办了南市场,开初,南市场没有北市场热烈,到后来,北市场屋子越盖越多,简直成了一个窄胡同,因而,说书唱戏的,打把势卖艺的等“杂巴地”,又涌向了南市场。因而南市场便富贵壮盛起来,把北市场挤垮了。南市场的茶社也有好几家。

刘家茶社 掌柜的叫刘德山。这座茶社地方很大,是高低两层的小楼,楼底下放评书,楼上放花落子和小曲儿。我在茶社的楼下说书时候最长。说评书的齐乐天、柴天放,说西河大鼓的李瑞芳、柴瑞峰,都在这里说过书。楼上唱曲的都是一些女演员。其中有一个值得说一说,她名叫李淑英,那时也就是20岁左右,可以一小我唱一出《二进宫》,铜锤花脸徐延昭、须生杨博、青衣李艳妃都是她自己演,而且还自己拉胡琴伴奏。

刘家茶社除卖茶水而外,还可以包揽酒席,他这里聘有高级厨师,能建造高级佳肴,什么红肉、白肉、樱桃肉、松肉,蔻肉、米粉肉、马牙肉、什锦肉、东坡肉、酱豆腐肉等都可以做,出格是东坡肉,在张家口独此一家,此外饭馆谁也做不了。所谓“东坡肉”,乃是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最喜好吃的一种肉。听说它的建造方式是将肉切长风雅形的大块,放上花椒、大料、葱、蒜、桂皮、白芪、小茴香等置于火上烧。烧到一定火候,再上笼屉蒸,最初切成小四方块,吃这个肉焦急不可,由于这类肉做起来很省事,需要很长时候才能做好。

说起“东坡肉”还有一个笑话:苏东坡家中有一棵杨梅树,结出的杨梅里面没有籽,大师都很希奇,很多人向他就教,东坡笑而不答,似有秘不外传之意。有一天,他的一位朋友请他去家中吃饭,并对他说:“我新近请了一位厨师,技术好,做出的东坡肉,比你家的味道强,出格是时候短,一会儿就得!”东坡不信,便随朋友而去。朋友让厨师拿出很多块巨细纷歧的生肉让东坡挑,东坡挑了块肥瘦适宜的交与厨师,公然没多大功夫,肉便端上来,东坡一尝味道公然不错。因而他向朋友就教这肉做得快的奥秘,就告诉朋友:“杨梅开花后,只要将雌蕊用镊子拔去,结出果来就不带籽了!”那朋友笑道:“我也告诉你吧,我这‘东坡肉’事前早给你预备了十几盘,你挑上哪块肉,我给你端出哪盘熟肉!你要想早吃,早做好预备着就行了!”苏东坡才发觉上了朋友确当,不由大笑起来。

白家茶社 是一个名叫白文仕的人开的,地方不大,能放个几十号人。评书艺人赵瑜光、赵豫堂、李筱亭等人常在这里说书。白家茶社里面有一块空场,上午经常有说相声、变戏法的在那边撂地摊?下午就酿成了摔跤场子。像大李中、大李二、大李五、李彤海、卢德海、马清福、耿长清等人都前后在这里摔过跤。

有个变戏法的绰号人称“龚傻子”,是个大黑胖子。也在这块地上献过艺。这小我除了变一般戏法外,还有两手“绝活”:一手是“吞铁球”,茶杯巨细的铁球,他连续能吞下六个,然后身子在地上一跳,肚子里还有响声。现在他转场子打钱,打完钱,再把六个球一个一个地吐出来。再一手是“喷火”,他点上一张纸放进嘴里,嘴里冒出缕缕青烟,“噗噗噗”,连喷三口火。用手一捂嘴,又喷三口火,最初还能喷出一个大火蛋。

傅家茶社 紧挨着白家茶社,是傅润堂开的。地方也不大,记得评书艺人吕树平在那边说过《雍正剑侠图》。

侯家茶社 在刘家茶社的南头,开茶社的人绰号叫“侯老二”,天天早晨,除了卖茶之外,还卖烧饼、老豆腐。茶社里地方不小,常放一些评书和西河大鼓。

桥西的茶社也有几家:

清河轩 地址在通桥的西头,小河套路东。掌柜的叫刘玉山,本来也是“杂巴地”上的人,他与一个叫李同贵的人合股开了一座饭馆,冷荤热炒全卖,由于这两小我满是外行,饭馆不挣钱,保持不下去了,只好关张。他们操纵饭馆现成的桌椅板凳开了一座清河轩茶社,我和别的一些评书艺人都在那边说过书。

叫鸟茶社 桥西边路街(明德街)有个字号叫“天德茂”的买卖家,它的旁边有一座茶社,字号我记不清楚了。天天早晨,有一些“闲人”提笼架鸟到这里来,一边品茗,一边逗鸟。房檐上挂满了鸟笼子,什么百灵、白玉鸟、红靛颏、蓝靛颏、自自红……品种繁多,百鸟争鸣,自有一番热烈的情形。

此外,上堡春华园澡塘旁边、深沟街里面也有几座茶社,都是光卖茶水的清茶社。

张家口的茶社还不止是这些,陌头巷尾的一些小茶社,就不在里赘述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 
在线客服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售前咨询热线
13489884026

微信扫一扫,私享最新原创实用干货

首页

论坛

导读

我的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